疫情中奔波的几天

一个人该怎么前进呢?我怎么老是在想这些话题?
哈哈,正经人谁写日记,只有满腹牢骚时,才想写下些什么,这真的就是庸人了~

–闻新 2022.08.08

因家中有事,来回在一千多公里的路上奔波,哈哈,原谅我用奔波这个显得沧桑有力的词语,显得有说服力。😜

一个时刻把“大事”挂在嘴边,究竟又能干成多少事情呢?古代便有那“一室不扫,何以扫天下?”之说。落在我的头上,便是间歇性的踌躇满志了。

1.疫情期间的出行,是先要考虑疫情的,哪怕是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低风险,总是不保准,想要打个咨询电话,经由人确认一下,方才心里有了谱。

2.坐车的人,确实不多。现在一方面是经济条件大家都上来了,坐卧铺同志比较多;另一方面,也并非是客流量高峰。待到晚上人困之时,每个人选择三个、两个硬座凑活一躺,就这样还有许多的空座位。

3.窗外的云朵,很是奇妙,像是一条猛兽(🐕)的背影,夕阳落其后,是其背景;夕阳照其前,宛若它的一个金色皮球玩具。

4.哈哈,不带眼镜,就是个眯眯眼。

5.故乡老家的红日初升,从火车站出来,倒车,坐公交,半梦半醒,回到家中时,总算睡了一个觉,但老家太热,没能睡久,清早6点中的太阳。

6.老家恰逢”过会“,烟花放个不停(图二是烟花的一瞬),还有唱戏。

老家中做了什么呢?大致是每天一个任务,休整坐火车的困乏–核酸检测之三天两检–办事—看戏过会–买返程的票,并为之准备核酸检测(虽然最后没得用到)—前往车站—坐上返程的车,而在这期间,大抵上是白天家中乘凉瞎想,晚上和村里人一样塬上吹风闲聊。

看戏站的人腰疼,爷爷还精神不减,哈哈,最后我没撑住,先败下阵来,方才回去;塬上吹风,左聊右聊,和陌生的村里人打着熟悉的招呼;办事的地方,思前向后,还是没有考虑周到,又出了叉子,结果嘛,就是进一步的劳人耗时,嗨,尽量考量还是犯错,哈哈;在家中乘凉,想着思考人生,却发现写不出,写不下…到底人还是没有现实,没有情绪,没有想法……

7.返程中的火车站中,停着从最开始的前进型1060号蒸汽机车,到最后的高铁 复兴号。

耳边的嘈杂人声,外边的灯火通明,我头下枕个包,躺在横椅上,心儿思绪飘~

事情结束,生活之路,继续向前!